第三百二十一节:总有败身死道消 - 蛊真人

第三百二十一节:总有败身死道消

?“就算我力仙蛊还在我手,七转的战力根本不够看。当务之急,还是惊鸿乱斗台。禁仙绝境外的南疆蛊仙们,已经无望收取这座仙蛊屋。但我却还有机会!” “只有借助惊鸿乱斗台,我才能有逃出生天的希望!否则的话,就只有动用春秋蝉了。” 方源急速思索,明白眼前唯一的机会,就是成为惊鸿乱斗台的新主人! 他身上虽然有定仙游。 但这只仙蛊,却存放在仙窍当中。 仙蛊气息容易被察觉,只有存放在空窍、仙窍当中,才能万无一失。 然而,方源的仙窍已经被封印。 方源若解开封印,身处禁仙绝境,第一时间就会被消灭。根本支撑不了三瞬的时间,催发定仙游。 但是春秋蝉却不是。 春秋蝉是方源的第一本命蛊,一直封印在方源的第一空窍当中。 经过这些时间,春秋蝉已经大致恢复,就算是被重重封印着,也给方源的第一空窍带来巨大压力。 此行之前,方源也不是没有想过,将定仙游或者其他仙蛊,封印起来,暂时存放在第一空窍当中,以做保险。 但根本行不通。 空窍可以存放一些凡蛊,但是第二只仙蛊却万万不行了。 “就算有定仙游,恐怕……”方源目光透过云层,望着十绝仙僵无生蛊阵,呼吸都有些困难。 南疆蛊仙当中,也有宇道蛊仙,更有宇道仙级杀招。但他们都无一例外,被死死围困。 显然,这座大阵兼顾宇道,防范极其严密,根本就没有漏洞可钻! 越来越多的蛊仙,惨死在灾劫之下。 四位八转蛊仙身上都有了伤势,他们心知越拖下去,机会越渺茫,不得不联手,一齐突围。 “尔等瓮中之鳖,哪里走?”挡在他们面前的一位黑袍蛊仙冷笑,气势勃发,帽兜被吹拂下去。 “北冥冰魄体!”彭世龙发出一声惊呼。 寒气迅速弥漫,一道水晶冰墙,高达数十丈,横亘在众人眼前。 四仙被阻挡,头顶上一道雷光朝他们劈来! 雪殇劫电! 正常的雪殇劫电,已经是十大凶灾之一。但眼下这道劫电,分出十几道分叉,威力直接提升了数十倍! 屋漏偏逢连夜雨,四仙不敢硬接。其中一位催动宙道杀招,将劫电缓了一缓,四仙得到时间,立即转移。 雪殇劫电冲势不止,击中北冥冰魄仙僵的水晶冰墙。 冰墙破开一个大洞,北冥冰魄仙僵闷哼一声,立受轻伤。 “天意!”北冥冰魄仙僵目露凶光,狠狠地瞪向苍穹。 南疆四位八转蛊仙,转移方向,划破长空,又撞向蛊阵的另一处。 “此路不通。”位于此处阵眼的黑袍蛊仙呵呵笑道。 轰! 双方狠狠地对拼一记,拼得半斤对八两,不分上下。 四仙受阻,冲势顿止,黑袍蛊仙也不好受。 “逍遥智心体!” 又是一个十绝仙僵。 “你……你是商家的商鬼才!” 彭世龙双眉紧皱,认出黑袍蛊仙的身份。 “我和商家太上大长老交情深厚,你身为商家族人,居然加入邪魔组织,祸乱苍生!浪子回头金不换,你现在后悔还来得及!否则酿成大祸,你的家族也会被你牵扯。” 黑袍蛊仙不屑地冷笑一声:“你懂什么?商鬼才不过是我魂穿的身份,区区商家算什么东西?如何与我的大计相提并论?!” 轰! 又一道劫雷轰下,打得南疆四仙摇摇欲坠。 “不要和他拖延了,我们再换个方向!” “炎煌雷泽、北冥冰魄、逍遥智心……百年难得一出的十绝体,居然接连出现,恐怕不适巧合。” “这道蛊阵应当就是利用了十绝体,才能有如此巨大的威能!” “这么说来的话,那他就是唯一的漏洞!!” 被逍遥智心仙僵阻击之后,四仙闪电般地迅速交流,瞬间将目光对准青年蛊仙影无邪。 在场的所有蛊仙当中,他最为特殊。 因为他是个大活人,同时气息流露,也表明他根本不是十绝体。 四仙身负重伤,冲向影无邪。 影无邪顿时心脏砰砰乱跳,大喊道:“怎么办?怎么办?他们冲过来了!” “别紧张,用你最擅长的手段。”他身旁的黑袍蛊仙立即提醒道。 “我不紧张,我不紧张!”影无邪深呼吸一口气,呼吸却仍旧急促。 眼看着四仙越发接近,影无邪此刻的脑海中却是回想到了出生时的一幕。 他从梦境中孕育而生。 他睁开双眼时,看到的第一个人,就是砚石老人。 砚石老人淡淡而笑,一双黑目盯着他上下打量,语气中难掩欣赏之情:“好,好,好。纯梦求真体,你是我参研梦道的最高成就!薄青既亡,你将替代他,成为我们最强的战力,镇压大局。” “你谁啊,我又是谁?”影无邪好奇地问道。 “你就是我,我就是你。我是砚石老人,而你嘛……就叫做影无邪好了。”砚石老人呵呵一笑。 接着,他长袖悠然一挥,无数念头就灌入到影无邪的脑海当中。 影无邪就感到一股信息,流淌到心底——时间有限,我只传授你一记仙道杀招。它虽然没有任何的杀伤之力,但却是当今五域梦道的巅峰,时代的前列。就算是那些天庭的蛊仙,也被远远抛在后面。正所谓一招鲜,吃遍天!你要好好感悟,当你成为蛊仙的时候,我会给你完整的一套蛊虫,到那时你要加紧练习! …… 回忆戛然而止,四仙已近在眼前。其中,狂风贾谊更是一马当先! 影无邪眼中陡然暴射出寸许的精芒。 他缓缓开口,朗诵一般地道:“仙道杀招——引、魂、入、梦!” 四仙速度骤降,如临大敌,十二分戒备。 但几个呼吸过后,却不见丝毫动静。 “小子,你竟然敢耍我们!”彭世龙大怒,正要出手攻击。 这时,八转蛊仙贾谊却开始往下坠落。 “怎么回事?”正当彭世龙等人惊疑不定之时,十绝仙僵无生蛊阵发动起来,攻势凌厉无比,打向贾谊。 贾谊毫无动静,浑身上下,一层层严密的防御竟然开始缓缓消散。 剩余三仙连忙施救,挡下蛊阵的攻势。 贾谊还在坠落。 呼噜噜……呼噜噜…… 他居然在这一刻,睡着了! “是那个小子搞的鬼!!”任海洋满脸狰狞之色,惊恐交加。 对付只是七转蛊仙,催发的仙道杀招,居然让贾谊毫无反抗,就一下子中招了。 尤其是他包裹全身的,一重重的防御,都没有效果! 这到底是什么杀招?! “小心!”彭世龙惊呼。 灾劫降临,无数的堕星雷堪比光速,刚刚迸发,已贴到南疆蛊仙们的头顶。 这一波天灾下去,绝大多数的南疆蛊仙,都失去了生命。 就连八转蛊仙,狂风之名,流转数百年之久的贾谊,都被堕星雷轰击成无数碎渣。 彭世龙等人,自顾不暇,根本来不及救援。 “完了!”这一刻,三位八转蛊仙几乎绝望。 影无邪的确是大阵中的漏洞,但他本身的战力之强,超出三仙的想象。 前所未有的梦道杀招,直接让贾谊陷入沉睡,无法惊醒。 贾谊一死,剩下的三仙,冲势顿时下降一截,突围逃生的希望旋即变得渺茫起来。 “要坚持住啊!”义天山上,始终注视着战场的方源,也不由地心生焦虑。 就算他成为惊鸿乱斗台的主人,单靠方源一人之力,也难以催动庞大的仙蛊屋。就好像是一个人,操纵一艘楼船巨舰一般,力不从心,十分困难。 所以,联合南疆蛊仙是必须的。 只有进入仙蛊屋内的蛊仙越多,消耗的仙元越是巨量,仙蛊屋迸发出来的力量才越强。单靠方源一人,很难让仙蛊屋强大到突破蛊阵的程度。 时间无情的流逝,三位八转蛊仙疲于奔命,仅剩下的数位七转蛊仙,更是在灾劫中抱头鼠窜。 当任海洋因为灾劫陨落之后,剩下的两位八转已经彻底绝望。 “大势已去!”方源不禁在心中痛呼,“唉,如今之计,只能继续伪装身份,期盼不被人发现了……” 不过就在七转、六转蛊仙统统死绝,只剩下两位八转蛊仙的时候,义天山忽然开始震荡起来。 很快,震动的幅度迅速增大。 地动山摇! “这是怎么回事?”震荡吸引了两位八转蛊仙的目光。 “难道是惊鸿乱斗台被你收取了吗?”两位八转蛊仙异口同声地对彼此叫喊。 然后,他们同时愣住,都意识到不是对方的原因。 方源也是身躯一震,他当然还未有炼化了仙蛊屋,那么到底是谁? 轰! 山石崩裂,大地破开一个巨洞,从洞中跃出一个身影。 大力真武仙僵! 他居然摆脱了仙蛊屋的镇压,一飞冲天,重见天日了! 然而,还未等方源彻底反应过来,一声冷哼响彻天地:“在我等面前,还想逃脱宿命?给我死!” 一道光柱从极天之上,垂直轰射下来。 九转仙蛊屋——监天塔! 天庭众仙,早已来到。 纯白的光柱威力恐怖绝伦,摧枯拉朽地破开十绝大阵,两位南疆八转瞬间灰飞烟灭。 “可恶!”八转大力真武仙僵躲避不及,只能万分不甘地怒吼一声,然后就被光柱打成齑粉。 光柱余势不减,射向义天山。 “要死了么……”方源仰头咬牙,浑身肌肉绷紧。 九转仙蛊屋的全力一击,他根本无法阻挡。 只剩下最后一张底牌——春秋蝉! 下一刻,方源自爆。 失败了! 春秋蝉载着方源的意志,刚刚进入光阴长河,就猛地崩溃,炸成了无数细微碎片。 方源身死道消!(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