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二十六节:和黑楼兰的艰难交涉 - 蛊真人

第三百二十六节:和黑楼兰的艰难交涉

?“我力仙蛊!”方源的动作,顿时让黑楼兰心头一跳。 这只仙蛊本来就是她的,但因为她渡劫失败,沉迷在梦境当中,后被方源所救。 结果此蛊,就成了方源救下黑楼兰的报酬,交到了方源的手中。 这只我力仙蛊,对黑楼兰非常重要。 不仅是因为黑楼兰乃是大力真武体,走的力道流派,我力仙蛊最适合黑楼兰。而且还因为,这只我力仙蛊是黑楼兰的亲生母亲苏仙儿炼制,是其母留给黑楼兰的遗物。 所以我力仙蛊,对于黑楼兰而言,意义极其重大! 黑楼兰失去之后,万分不甘,但也无可奈何。 她对这只仙蛊朝思暮想,恨不得下一刻就从方源的手中夺回来。 但她忍耐住了这个冲动。 一方面是因为蛊虫难以抢夺,一个念头就能令蛊虫自毁。另一方面,黑楼兰是一个枭雄。 她深深的明白,这世间人和人相处的学问中,有一种艺术,叫做妥协。 黑楼兰和方源之间,是天然的盟友。黑楼兰还要靠着胆识蛊贸易,辅助修行,合则两利,分则有害,所以黑楼兰将这事情忍耐下来。 除了苏醒后的第一次见面外,黑楼兰对方源占有我力仙蛊的这个事情,再也没有提出什么异议。 仿佛她已经忘记了有这么一码事。 她的城府很深。 但现在方源忽然将我力仙蛊交出来,并作出一副物归原主的姿态,黑楼兰猝不及防,掩盖不住渴望的神色。 不过旋即,黑楼兰的脸色就冷漠下来,眉头皱得更深,双眼绽射精芒,紧紧地盯着方源。 她已经反应过来,心中充满了警惕。 她知道方源的为人,正如方源对她既欣赏又忌惮,她对方源也同样如此。 “方源怎么可能会无缘无故地,将我力仙蛊交给自己呢?这绝不可能!那么他打的什么算盘?” 仿佛是看出黑楼兰心中的疑惑,方源淡淡而笑:“别紧张。我力仙蛊虽然也挺适合我,但我认为,这只仙蛊对你更加重要。正所谓君子不夺人所好,不是吗?” 黑楼兰的眼眸中闪烁幽芒,她淡淡地看了一眼方源手中的我力仙蛊后,便将目光集中到方源的脸上,冷笑一声:“你是君子吗?有什么话,不妨直接说吧。” 方源摸了摸鼻子:“直接说的话,我怕会吓着你。” 黑楼兰冷哼一声:“尽管说来!” 方源眼中精芒一闪,声音压低,道:“那我就直言不讳了。我愿意用这只我力仙蛊,换取你手中的态度蛊。” “什么?!”黑楼兰顿时娇躯一颤,眼中凶光大盛,差点要忍不住后退一步。 “我取得态度蛊的事情,万分机密,他怎么会知道?就连小姨妈我都瞒住了。除了天知地知,只有我知!!” 黑楼兰心中的震惊,难以用言语表述。 这是她心中最大的秘密,但忽然间就被方源道破,由不得她不震惊。 她胸中杀意沸腾,下意识地就想要对方源动手。 杀人灭口! 这就是枭雄心性。 但这时,方源却主动后退一步。 这个动作虽然简单,但对于黑楼兰此时的心理作用却很微妙。 黑楼兰像是受惊的猛兽,方源主动拉开距离,脸上又笼罩人畜无害的微笑,散发善意,让黑楼兰感到安全。 黑楼兰双眼眯成一条缝,死死的盯着方源。脸色冷若冰霜,杀意并未消散,而是尽数收敛在胸。 “看来,你真的拥有传说中的态度蛊啊。”方源装作察言观色后,恍然又惊奇的样子。 黑楼兰楞了一下,语调中隐含怒气:“你诈我?!” “当然不是。”方源苦笑一声,耸耸肩道,“还记得我的师尊紫山真君吗?” 黑楼兰深呼吸一口气,再次听到紫山真君的名号,她的心中充满了忌惮。 她知道这个紫山真君。 方源就是他的徒弟,太白云生也是。所以方源称呼太白云生为师兄。 当然,这都是假情报。就连上一世,焚天魔女都被蒙骗。 “是你师父告诉你的?”黑楼兰问道。 她的杀意降至谷底,在她看来方源的背后可是有靠山的。杀死方源就很困难了,紫山真君她更加对付不了。 毕竟这个时候,黎山仙子还未和焚天魔女彻底和好。 方源淡淡一笑:“你说呢?” 黑楼兰冷哼一声,心中飞速思考:“紫山真君竟然知道我的秘密,果然是神通广大,深不可测!幸好我们和方源之间,签订了盟约……不过方源打的好算盘,就算我力仙蛊再重要,也不过区区六转,怎么可能换得我的态度仙蛊?哼!” 黑楼兰立即否定了方源的提议:“我手中的态度仙蛊,高达八转。只要有心人,就能戴得上,用得了!是《人祖传》中记载的传奇蛊虫。你居然想要一只区区六转的我力仙蛊,来换取我的态度蛊。呵呵,你未免也太异想天开了!!” 方源沉吟一番,这才道:“那你要如何,才能换呢?” “不换!”黑楼兰立即回答,态度坚决,斩金截铁。 方源脸色沉下来,浑身上下都散发出一股危险的气息:“黑楼兰,你可想好了……我可要提醒你一句,这里可是我的底盘,是我的狐仙福地。” 黑楼兰仰头大笑:“哈哈哈,那又如何?别忘了我们之间可是签订的盟约,盟约还未结束,盟友之间不可相互攻伐。” “当然!”黑楼兰紧接着又道,“你有你师父做你的靠山,或许已经单方面解开了盟约。但你以为我黑楼兰是一位贪生怕死之徒吗?” “你太小看我了!就算我战死在这里,我也会在临死之前,将所有的蛊虫都销毁。同时你存放在狐仙福地中的资源,我可都是了解的。你我大战一场,这些资源又能剩下多少呢?毕竟太白云生的江山如故,可不会复原你的这些资源。” 方源哑然失笑。 上一世,他以死要挟焚天魔女,摆出一副视死如归的架势。这一世重生,黑楼兰同样用这种方法对付他,他还不得不接受。 方源脸色一变,哈哈大笑,鼓掌道:“黑楼兰,我可不敢小看你,刚刚只是一个玩笑话而已。” “用六转仙蛊换八转,你这个玩笑只能彰显你的贪婪和愚蠢!”黑楼兰丝毫不给方源脸面,冷斥道。 方源眼中精芒闪烁不定:“那么我再添一些砝码。比如我放弃星象福地的争夺呢?” 黑楼兰摇头:“别说是放弃争夺,就算是你将狐仙福地、星象福地都送给我,我都不会换。态度仙蛊,不只是单纯的八转仙蛊,而且它使用的条件很低,不需要消耗仙元,只是消耗心力。也就是说,我只是六转蛊仙,就能动用八转仙蛊。这样的仙蛊乃是绝世奇珍,我绝不会放手!换我仙蛊的话,就别提了!方源,你是个聪明人,不会做无用功吧?” 方源点点头,叹息一声。 “我明白了。那么我就退一步,用这只我力仙蛊,换取你手中的奴隶仙蛊。” 黑楼兰眉头一挑。 她手中有一只奴隶仙蛊,是从王庭福地中,在最后关头,诓骗巨阳意志得来的。 黑楼兰沉默下来,方源的这个提议,让她十分意动。 对于她而言,我力仙蛊的价值,当然比奴隶仙蛊要大得多。 黑楼兰望着方源的双眼:“我手中的这只奴隶仙蛊,只有六转。你用六转换六转,这个可以。但是奴隶仙蛊并不能无限使用,只有一次机会。你用我力换奴隶,不觉得亏吗?” “是有点亏。”方源笑了笑,竖起一根手指,“所以我还要附加一个条件,我要借用态度蛊一段时间。” 黑楼兰没有说话,她陷入沉吟当中。 方源千方百计地想要借用态度蛊,这让她敏锐地觉察到,态度蛊对于方源的重要意义。 但是究竟有多重要,黑楼兰还不太肯定,她需要进行一番试探。 于是,她回绝道:“我的态度蛊不会外借。” 方源脸色一沉:“那就算了。” 说完,掉头就走。 黑楼兰伫立原地,冷眼看着,没有动弹。 方源走了几步,停下脚步,苦笑地转身,重新面对黑楼兰:“我只要借用态度蛊三年。” “三年?三天都不行!”黑楼兰神色冷酷,暗地里却有些兴奋起来。她已经看到了一次大宰方源的机会。 黑楼兰掩饰得很好,但到底还是年轻,而方源可是活了数百年的老怪了。 方源不悦地冷哼一声,他岂能不知黑楼兰此时的心思。 于是他抛出了杀手锏:“看来你是不想报仇了。眼下就有这么一个绝世良机,可以杀掉黑城。不过我想,你是不需要的。” “什么?黑城!”黑楼兰眼中凶芒一闪,神色变幻起来。 黑城虽然是她的亲生父亲,但她和黑城之间的仇恨,不共戴天。 杀死黑城,报仇雪恨,已经是黑楼兰心中的最大执念。 这股执念之深,甚至影响她的修行,化为一片横亘在心头的阴影。 方源上一世,黑楼兰正是斩杀了黑城,又失而复得我力仙蛊,这才打消了心理障碍,找回自己,催出的力道虚影,成为本身模样。而并非是原先五大三粗的壮汉。 Ps:今晚第二更,这章是月票过1200的加更。(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