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七节:魔头横行 - 蛊真人

第九十七节:魔头横行

?内务堂,侦讯室。 冬日的阳光透过唯一的天窗,照在地上。 微尘在光柱中,慢慢地漂浮着,纤毫毕现。 光柱笼罩着一个椅子。 方源就坐在这个椅子上,沐浴着阳光。 在他的对面,阴影和黑暗笼罩的墙壁前,摆着一张长桌,桌子后坐着三位家老。 侦讯已经持续了一个小时。 “方源,你确定你刚刚叙述的毫无差错吗?”一位家老道。 “是的。”方源垂下眼帘,看着自己的脚尖,阳光照在他白皙的脸上,让他看起来像是一个白色的雕塑。 现在的这个情形,他也早料到了。 毕竟,和他一组的其他四位蛊师都死了,就他还活着。 事实上,每个蛊师都会受到一定程度的侦询,方便家族方面收集战场资料。不过,方源已经连续一个小时被侦询,显然幕后有人在针对他,刁难他。 这完全可以理解。 只要是人,就有社会关系,背后就能牵扯出一连串的人来。 “那你就再详细地叙述一下,当时战场中的情形吧。”家老继续发问道。 “是。我用了几日,突破了二转,刚回到山寨门口,便遇到赤山小组……发现角三等人后,我就归入小组。当时他们正在和野猪王展开激战……”方源以一如既往的平静口气说着。 二转是他主动暴露了,没有相应的蛊虫进行遮掩,二转的气息是瞒不住的。 如今病蛇四人已经死亡,所谓的经过自然随他怎么编。不过方源也只是隐瞒了一些关键细节,说的话大部分都是发生的。 这已经是方源叙述的第五遍,三位家老一边听着,一边眉头皱着。 他们听不出漏洞,但他们知道一点——编出来的假话,就怕说多了。多说几遍,自然就会有破绽产生。但是五遍下来,方源每一次说法都有些差别,但是内容却一致。 “应该是真的。”三位家老相互对望了一眼,用眼神交流着。 只是其中一位家老,并不满意。 她的一个女儿,就是病蛇小组中的治疗蛊师,平素时最疼爱,结果惨死在狼口。这让她不由地心生怨气,此时她看着方源,目光中透着冷意。 “方源,我问你,你用月刃割开了鳞刀网,你为什么这么做?”这位中年妇女模样的家老厉声问道。 “因为慌乱,想要立功,结果反帮了倒忙。”方源道。 “那我再问你,你躲在猪腹之中,是否故意让同组的女蛊师为你挡灾?”家老再问。 “我也不知道。当时我害怕极了,慌乱中就想躲到野猪王的体内,结果她也钻了进来,和我争抢里面的位置。她没有抢过我,被电狼咬中身躯,死了。我很惭愧。”方源回答道。 中年女家老咬了咬牙,方源回答的很狡猾,只是陈述了一个事实。实际上并未说出自己的主观意图,这让一心想要打压他的家老,抓不到任何的把柄,心中自然愤愤不已,又奈何不得。 这样的情况,是不能对方源判罪的…… 距离小兽潮,已经过去了三天。 伤亡结果被统计出来,让家族高层的脸色都普遍难看。 以往的小兽潮,虽然也有损失,但是绝对没有这么严重。原因就在于电狼群。若放在先前,至少得三波小兽潮之后,才会出现这些点狼群。 这个世界,环境艰苦,生存困难。 对于人类来讲,要生存下去,除了和其他人类竞争资源之外,还要和凶猛的野兽,以及恶劣的天气做斗争。 而这些斗争,往往艰苦卓绝。 小兽潮还只是前奏,真正可怕的是一年之后的大型狼潮。到那时,有成千上万的电狼冲击山寨,还有实力恐怖的雷冠头狼。 女家老不甘心地又问了几个问题之后,终于在方源无懈可击的回答下,选择了放弃。 “那么方源,你接下来有什么打算呢?”另一位家老似有深意地问道。 “我打算申请分家任务,继承双亲留下的遗产,好好地活下去。”方源直接坦言,这点没有必要隐瞒。 因为病蛇小组几乎全灭,只剩下方源一人。因此也导致他不必动用二转蛊师放弃任务的权利,就能领取到分家任务了。 问话的家老点点头,又摇了摇头,对方源道:“你还没明白我的意思。除了你之外,你的组员已经全部牺牲,我给你的建议是,再加入另一个小组。内务堂的任务难度,都是针对小组设计的,一个人很难完成。不管是你的分家任务,还是每月一次的强制任务,都是这样。” 方源沉默着,没有答话。 这位家老又继续道:“当然,还有一个选择。你已经是二转蛊师,有资格成为小组组长,只要你通过一个考核任务,就能自己组建小组。你想选择哪一个?” 方源眨了一下眼睛:“我还没想好,需要时间考虑一下。” “那你可以走了,回去后,尽快考虑。重整小组,就在这最近几天,过了这个时期,你想要再进小组,可就难了。”家老关心道。 方源心中冷笑,这两条路他都不会选择。 他身上的秘密太多了,独行不仅更安全,而且更方便他行事。否则接下来,总是跟着其他人一起行动,还不把方源烦死? 离开这侦讯室,方源却没有直接离开内务堂,而是申请了分家任务,结果被告知最近事务繁忙,三天后再来接取。 出了内务堂的大门,他望了望天空。 只是一个冬天的下午,再普通不过了。 冬日惨淡,寒风刺骨。空气中似乎弥漫着哀伤和沉重。 “今天是集体悼念会,古月金珠死了,方源你知道吗?”漠北等一群少年路过这里,停下脚步。 除了漠北之外,还有方正、赤城等人。 漠北和赤城平时最不对路,但是今天,他们似乎忘记了彼此的恩怨,走在了一起。 “哥哥,金珠和我们一起学习生活了一年。和我们一起去吧。”方正道。 古月金珠…… 方源脑海中顿时浮现起一个少女的身影。 曾经和漠北在擂台上斗了个旗鼓相当,后来因为体力不济而惜败。是个刻苦努力的女孩子。 不过,死亡之下,不管是美好的事物,还是丑陋的事物,都是一视同仁的。 大多数的人会因此觉得可惜,但是在方源看来,早就稀疏平常了。 “哦,她也死了吗。不过生老病死,都是人之常情,看多了就淡了。你们去吧,我没空。”方源与众人擦身而过。 “这个家伙!”当即就有许多的少年愤愤不平起来。 “真是冷血和无情啊……” “他根本就一点都不顾及同窗之情!” “嘿嘿,最近族中都传遍了,你们应该都听说了吧。方源之所以能幸存,就是躲到了猪肚子里,然后把同组的一位女蛊师当做了挡箭牌。” “真是耻辱啊,为了苟且偷生,一点男子的风范都没有。”赤城抱臂冷笑。 “哥哥……”方正垂头咬牙,听着这样的议论声,作为方源的弟弟,他感到了一阵羞耻。 方源走着,身后的冷嘲热讽,越来越远,渐渐地听不清了。 他心中一片平静。 辱骂于我何加焉? 想骂就骂吧,骂了能怎样? 心胸浅薄之人,常会因为咒骂而愤怒,因为夸赞而喜悦。 但其实这些都不过是旁人对你的看法罢了。因为旁人的看法,而活着的人,注定是可怜的人。 事实上,经过某些有心人的特意宣扬,方源的名声已经很臭了。 牺牲女同伴,而保全自己,这样的行径虽然不会受到惩处,但是却会被道德舆论所谴责。 不过,这亦是方源想要营造的局面。 一入体制,就是棋子,身不由己,必须得遵循体制行事。对于方源来讲,太碍手碍脚了,他需要资源,更需要独行。 所以他要成为孤家寡人。 被众人排斥又如何?呵呵,只有内心软弱的人,才会害怕被排斥。 这情况要落到地球上,那不管是谁都死定了。毕竟双拳难敌四手,社会关系是生存保障。 但是在这个世界上,只要修为强大,一人能抵十人、百人、千万人。排斥又怎样,碍着自己的路,直接打杀了就是。没有资源,直接强取就是了。 每个世界的规则不同,就注定了社会形态的差异,造成人类行为方式的差别。 越是高武世界,集体观念就越薄弱。 所以这个世界里—— 魔头横行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