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二十九节:奴隶蛊仙 - 蛊真人

第三百二十九节:奴隶蛊仙

?西漠,绿天碎片世界。 天空带着绿意,清风在这里吹拂,四季不息。 一座洁白恢弘的城池,稳稳地悬浮在高空之中,折射着淡淡的金色光辉。 时至今日,人族成为天地主宰。曾经称霸一时的各大异人种族,已经龟缩在世界的各个角落中,艰难生存。 而这片绿天碎片世界,就是异人种族之一的羽民的世外桃源。 仙蛊屋羽圣城,便是羽民遗族们最坚固的大本营。 此刻,羽圣城中彩旗飘扬,演武场中欢呼声震天作响。 所有的羽民,都在欢呼一个同族的名字。 “羽飞!” “羽飞!” “羽飞!” 原先的羽民之王已经逝去,按照羽民的习俗,新的羽民王将要在战斗中选举出来。 而就在前一刻,战斗已经结束。 原本被众人看好的最大热门,羽民王子身份的丹羽,居然落败。平民黑发少年羽飞,获得了最终胜利。 “我羽飞终于实现了人生的梦想,成为羽民王啦!”羽飞身受重伤,但浑不在意,此刻仰头,哈哈大笑。 他伸展手臂,还有背后的双赢,尽情地享受着众人的欢呼。 他笑得合不拢嘴,笑容分外开朗,嘴巴张的老大,都露出了牙根。 “这一代的羽民王,看起来有些独特呢,和往届的不大一样。” “呵呵呵,是个有趣的小家伙。” “据说他野心勃勃,一心想要开拓咱们羽民的霸业。不过当他成为羽民王一段时间后,就应该稳定点了吧。” 在幕后,三位羽民蛊仙轻松地交流着,脸上都带着笑意。 但就在这时,猛烈的攻击陡然降临这座平静安宁的城市! 轰!!! 惊天的爆响声中,羽圣城产生剧烈的摇晃。 “痛痛痛!”羽飞猝不及防,立足不稳,摔倒在了地上,还滚了三滚。 “你们快看,这,这?!”眼见的羽民首先发现不妙的地方,手指着天空,却震恐得结结巴巴,说不出话来。 旋即,大部分的羽民们抬头,惊骇地发现,在他们的头顶上,微绿的天空居然破开了一道巨大的裂缝! 从裂缝中,宛若魔神般降落了数位身影。 羽圣城中的三位羽民蛊仙已经反应过来,纷纷惊醒,飞向高空。 他们一边现身,迎向入侵的敌人,一边高喊嘱咐城中的羽民们。 “小心,有强敌来袭!!” “快,拉响警钟,保卫家园。” “蛊师们各就各位,占据阵眼,开启羽圣城的防护!” 城中惊惶一片,骤然大乱。 羽圣城和平已久,过着与世无争,世外桃源般的日子。武备松懈得很,再加上新王刚立,一时间不论军民都无法做出正确反应。 对方来势如此汹汹,三位羽民蛊仙心头凝重无比,他们抱着一丝希望,企图和平交涉。 但进攻方的首领白海沙陀的一声命令,打破了三位羽民蛊仙的期望。 这位蛊仙老者的眼神冰寒无比,声音冷漠至极地道:“开始进攻!” 羽民三仙不敌,只能退守仙蛊屋羽圣城。 羽圣城遭受西漠众仙的猛烈围攻,战场杀招一个接着一个,覆盖战场。无数的凡道杀招、仙道杀招,打在仙蛊屋上,激起澎湃的烟花效果。 白海沙陀明显是有备而来,施展手段,拖住羽圣城。 羽圣城如陷泥沼,一时间难以脱身。 羽民们承平已久,乍然陷入生死激战之中,应对并不准确和及时。三仙也是如此,因而失去了及时脱身的良机。 两天之后。 轰! 一道霹雳,激射而出,狠狠地撞击在羽圣城的一段城墙上。 城墙立即被炸塌,旋即分散成无数的蛊虫碎片。 镇守在城墙上的羽民蛊师们,一个都没逃走,碎尸满地。 烟尘四起,当中有一点翠芒忽闪即逝。 “糟糕!”已经鏖战了两天两夜的羽民蛊仙周中,双目充斥血丝。 他见到城墙崩塌,防御已见漏洞,立即疾飞过去镇守。 仙蛊屋的本质,就是无数的蛊虫凝结而成。这处城墙崩塌,蛊虫尽毁,等若仙蛊屋被打出了一个缺口。 这就好像是漏水的船,防御力大减。若是敌人钻进来,趁机扩大这处漏洞,最终就能击溃整个仙蛊屋! 现在漏洞虽小,但绝不能坐视不管,令其发展。周中连忙赶过去,挡住漏洞,为仙蛊屋的自愈争取最关键的时间。 但是,当周中刚刚落脚,就听到耳畔传来一声阴笑:“呵呵呵,你中计了。” 忽然间,两道身影出现在他的左右两边,将他夹在其中。 原来,羽圣城崩塌一角,已成漏洞,让两位蛊仙钻了进来。 “好贼子!”周中心中惊怒万分,慌忙反击。但到底失去了先机,几个回合之后,他就身受重伤,岌岌可危。 “给我定!”城外,一位西漠蛊仙接近这里,忽然施展仙道杀招。 一瞬间,周中如被五花大绑,动弹不得。 他身旁的两位蛊仙发出狞笑,一齐出手,击中周中的胸膛。 周中大吐鲜血,如炮弹一般,狠狠地飞射出去,沿途撞倒无数的建筑物,速度渐降,最终瘫倒在一片碎砖烂瓦之中。 他身躯微微颤抖,奋力挣扎。 但先前那记杀招的作用仍在,使得他心有余而力不足。 那两位蛊仙再度杀来,周中的脸上不免浮现出绝望之色。 “周中,坚持住,我来了!”关键时刻,一个伟岸的身影挡在周中的面前。 羽民城的最强者,太上大长老! 西漠两位蛊仙,即便联手,也难挡羽民太上大长老的力量。 这位大长老,修为已经几乎已经达到了七转的巅峰。此时含怒出手,威力沛然,不可阻挡。 两位西漠蛊仙毫无还手之力,很快就受伤不轻,连忙向之前的漏洞处遁走。 然而,最后一位羽民蛊仙郑灵,一直在操纵仙蛊屋,以最快的速度针对漏洞进行修复。 漏洞已经被修复了八成,越来越小。 两位西漠蛊仙赶到仙蛊屋的漏洞地点,却无法直接遁走,还需要停留下来,将漏洞破坏得更大些。 但在这要命的关头,每一分每一秒都是极其关键的,西漠蛊仙根本就没有时间来再次打坏漏洞。 “郑灵,干得好!”羽民太上大长老心中大喜。 此时,仙蛊屋不断修复,已经形成关门打狗的局面。 一旦将这两个西漠蛊仙杀死,羽民一方必定士气大振。来犯的强敌被狠狠震慑,不会再有人敢盲目地冲进仙蛊屋内了。 但就在于羽民太上大长老,杀到西漠两位蛊仙的眼前时,惊人的异变陡然发生。 两位西漠蛊仙的脸上,原本惊慌失措的神色,荡然无存,反而流露出阴谋得逞的笑容。 与此同时,四位西漠蛊仙的身影,浮现在羽民太上大长老的身边。 “我们真正的目标,还是你啊!留下命来!!”领头的一位蛊仙,赫然便是白海沙陀! 此时此刻,他气势爆发,充天彻地,威不可挡,赫然是八转修为! 羽民太上大长老大惊失色,猝不及防,身陷险境。 “糟糕!”操纵仙蛊屋,主持大局的七转羽民蛊仙郑灵,焦急无比,连忙催动仙蛊屋应对。 双方的注意力,都集中在仙蛊屋边缘,这块最关键的战团上面。 “老祖宗,你没有事吧?”羽飞大喊着,扑向身负重伤,瘫倒在地上的羽民蛊仙周中。 周中身中仙道杀招,此时效果还未退散,躺在废墟瓦砾之中,仍旧动弹不得。 “是新晋的羽民王啊……”周中见到羽飞,叹息一声。 他传音过去:“快走,这里的战斗不是你能掺和的。” 但羽飞不管不顾,飞扑到周中的身边,催起治疗凡蛊:“老祖宗,我来救你!” 周中欣赏羽飞的勇气,心头泛起感动,但也很无奈。 他浑身伤口无数,都是仙道杀招造成的,伤口上充斥着道痕,只能可能被一只普通的凡蛊治疗? “嗯?!”但下一刻,周中的双眼猛地凸出,狠狠地盯着眼前的“羽飞”。 “你不是羽飞,你这个……”周中口中怒喝,但想要反抗,浑身却动弹不得。 他没有喊出来,方源封印了他的声音。 没错,趁着仙蛊屋被攻破的那一瞬间,方源利用定仙游,从北原来到此地。 在漏洞附近,仙蛊屋的掌控力降至低谷,方源没有让任何人发觉。 然后,他找准时机,趁着两方激战,注意力都集中在关键战团上面时,他立即出动,伪装成羽飞的模样,顺利地接近周中。 现在,他正在默默地催动奴隶仙蛊! 周中剧烈反抗,幅度越来越大。但片刻之后,他的反抗陡然消失,被方源成功奴隶! 一下子,他成了方源的人。 “终是成了。”方源筋疲力尽,疲惫无比。 他旋即给周中下达命令:“快去替代郑灵,接管整个羽圣城。” “是,主人。”周中拖着重伤之躯,飞向羽圣城中枢。 “郑灵长老,你速去支援太上大长老。我来操纵仙蛊屋!”周中大喊道。 郑灵大喜,羽民太上大长老的情势已经十分不妙。他虽然操纵仙蛊屋,但整座羽圣城已经被敌方动用手段拖住,真正的力量根本发挥不出来。 动用羽圣城的力量,反而不如郑灵亲自去支援。 “你的伤势不要紧吧?”郑灵就要行动,但脸色又有些犹豫踌躇。 “快!都什么时候了,就算我死,也会守住仙蛊屋的。”周中浑身浴血,呐喊道。 “好,我这就去了。你坚持住!!”郑灵连忙点头,化作遁光电射而去。(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