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三十四节:掌握战场杀招 - 蛊真人

第三百三十四节:掌握战场杀招

?钓鲨宴上,酒香四溢,美味佳肴堆满桌案。 见识到方源的智道造诣,鲨魔和苏白曼对方源尤为客气热情。 觥筹交错之际,鲨魔又唤来许多蛊师女子:“二位,盛宴之中,岂能无舞乐助兴?这是我殿中培养的婢女,皆有蛊师修为,俱都精修变化道,排演的海妖舞,曾得到多位蛊仙赞誉。今天,就请二位赏析。” 这些女蛊师,各个貌美如花,身姿曼妙。 此时乐声起,众女舞来,长袖翻飞,艳丽纷繁,撩人心怀。 忽然乐声一变,从轻缓变得急促,女蛊师们齐齐变化,生出鱼尾,化作鲛人模样,在空中漫游。 乐声又一变,变得活泼生动。女蛊师们随声变化,背生双壳,宛若蚌女,翩翩起舞。 乐声又有金铁之音时,女蛊师们的手部,都变成虾蟹的螯足大钳,舞动之间,呼呼生风,英姿飒爽。 乐声接连十八中变化,女蛊师们也十八种变形,展现出风格各异的舞蹈,让方源都为之大开眼界。 “东海风情万千,果然和北原的粗犷豪放之美,大不相同。”太白云生不吝赞叹之声。 鲨魔见方源不说话,便问:“不知陈先生如何评语?” “的确是美不胜收。”方源道,心中则有些好笑。 前世的时候,他智道造诣不深,就算打压卜单,也是靠的阴谋和陷害。 但这一世,方源展现出的强劲实力,让鲨魔、苏白曼热情款待。 前世的时候,虽然方源参加了钓鲨宴,但根本就没有这个歌舞来助兴。今生多了这道节目,更彰显出鲨魔对方源的在意。 舞蹈完毕,女蛊师们徐徐退下。 苏白曼笑道:“不知陈先生、太白先生,可是看中了哪位婢女?二位只管开口,在下做主,就送于二位了。” “老了,老了。多谢夫人抬爱!”太白云生委婉拒绝。 方源则道:“我对钓鲨宴之名,也有所耳闻。倒是对这殿外的群鲨,兴趣更浓一些。” 苏白曼心中微微失望,嘴上笑道:“呵呵呵,两位先生不选婢女,看来是她们福分浅薄。但这海中鲨鱼,却非我做主的,都是我夫君平时豢养的爱物。” “哈哈哈,二位既然有意,我岂有不割舍相赠之理?但凡钓鲨宴,本人都会赠送一些鲨鱼。不过这里面还有一道规矩,不知二位可还了解过?”鲨魔问道。 “自是了解的。”方源点点头,羽扇在胸前悠悠扇动,“不过我还是要向主人确定一番,这海中的鲨鱼,不管我们捉到什么,又捉到多少,都归于我们吗?” “这是当然,只要二位亲自动手。”鲨魔点头答道,没有犹豫。 方源微微一笑:“那我就来算一算,这鲨海中最珍贵的鲨鱼是哪一头?只是我若真能得手,还盼二位忍痛割爱了。呵呵呵。” “陈先生,尽管施展手段。”鲨魔笑起来,他正要试探一下方源的真正底细。 方源装模作样,掐指演算。 一时间,他身上星光缭绕,绚烂多姿。 片刻后,星光点点,四处漫射,充斥大殿。 顷刻,又有钟磬声响,妙不可言。 星光耀目,声势赫赫,仙蛊气息逸散而出,让鲨魔、苏白曼皆是动容,暗中传音讨论。 “这智多星陈道果然厉害!” “不知夫君发现没有,他已经动用了三只不同的仙蛊。就是不知道是智道的何种仙蛊了。” 他们却不知道,方源此刻完全是装个样子罢了,徒有虚表。 星光徐徐消散,方源额头见汗,闭目养神片刻,终于缓缓睁开双眼。 他的眼中喷吐星芒,直达丈许长短,光芒之盛,叫人不可逼视。 “想不到鲨魔、苏白曼二位大人,手段如此强大。居然利用奴道的厉害,牵制住了一头八转的一指流鲨,叫人叹为观止啊。在下虽然推算出来,但手段浅薄,无法收取此兽,无可奈何。刚刚在下还口出狂言,如今本事不济,还请二位大人莫要笑话在下。” 鲨魔、苏白曼身躯齐震。 “智多星陈道竟然连这个秘密都算出来了?!” “这、这、这……” 一时间,这对七转蛊仙夫妇,都瞪大双眼,死死盯着方源,脸上凝固着难以置信的神色。 几个呼吸之后,鲨魔、苏白曼反应过来,心情稍稍平缓下来。 苏白曼兴叹道:“今天总算是知道陈先生的厉害了!一指流鲨是我们夫妇最大的隐秘,陈先生或许不知道,为了防备此事被他人推算,我们夫妇二人还曾经大费周章,请宋甲丹出手对此事进行遮掩。” 鲨魔接道:“双极盘甲丹,南宫藏华安,还有龙首龟,厄海中往还。宋甲丹在当今的东海蛊仙界中,乃是公认的最出色的三位智道蛊仙之一。陈兄的手段,居然能勘破宋甲丹的防御,这岂不是表明陈兄的智道造诣,已经可以媲美宋甲丹了?” 方源心中戈登一下,似乎不小心装过了。 他连忙摆手,挽救道:“惭愧!我和宋甲丹还是不能比的,刚刚也是超常发挥。若对上宋甲丹本人,万无胜理。” 鲨魔上半身俯前,逼视方源,道:“终究还是见识到了先生的手段!只是……之前在玉露福地当中,怎么不见先生催动仙蛊呢?” 方源呵呵一笑:“催动仙蛊,岂不是要耗费仙元?这成本可就要上去了。在下可不是鲨魔大人这般的富豪之辈。而且动用凡蛊,也能解开战场杀招,只是耗费的时间长一点罢了,何乐而不为呢?” 鲨魔心中大动。 方源不在意时间,他却是很在意的。 他攻略玉露福地,可是接的僵盟中的任务。时间久了,僵盟高层便会多加催促。一旦他进展不大,更可能会被其他人取而代之。 所以,鲨魔、苏白曼的压力一直都不小。 “先生不知我是个急性子,未免夜长梦多,当然是越快攻略下玉露福地越好了。”鲨魔哈哈大笑几声,继续道,“看来是之前的价码,没有让先生满意。陈先生尽管开价,本人尽量满足。” 方源摇头微笑:“攻略玉露福地,还是放缓速度最好。鲨魔大人,难道不知道战场杀招的价值吗?” “我当然知道。更知道玉露福地的真正价值,不是单单这些战场杀招。而是利用福地中的道痕,铺设战场杀招的方法!但这些方法,攻下福地后,就能从地灵口中得知。”鲨魔答道。 “若是没有地灵呢?”方源紧接着问道。 “这……可能性很小吧。”鲨魔迟疑。 “就算再小,也有可能。鲨魔大人攻略玉露福地这么长时间,可见到此间的地灵了吗?没有吧。所以最保险的方法,还是缓慢攻略,将这些战场杀招尽数洞悉啊。”方源悠然长叹。 鲨魔肚中渐生恼火,继续相劝,但方源却始终坚持己见。 鲨魔不好翻脸,有求于方源,只好多加忍耐。 方源有恃无恐,抬高价格,最终见鲨魔达到极限,这才答应下来。 休整了几天之后,方源跟随鲨魔,再入玉露福地。 这一次,他催动星念仙蛊,耗费多日,帮助鲨魔破解了冰雨冻土杀招。 至于这只星念仙蛊,说起来,也奇怪。 方源重生之后,在不久前第一次试着炼制星念仙蛊,结果竟然就成功了! 但事实上,仙蛊的炼制绝非这么简单的事情。 星念仙蛊之所以炼成,还多亏了方源在前世大量的练手。或许连运了黑楼兰之后,方源的运气转好了,这也是炼蛊成功的因素之一吧。 方源现在已经开始囤积仙材,准备待时机成熟之后,炼制六转全力以赴蛊。 时光荏苒,匆匆数月过去。 在方源的帮助下,鲨魔攻略玉露福地,可比前世要顺利数倍。 冰雨冻土、战魂沙场、八门迷宫,尽皆被方源一一破解。 动用星念仙蛊之后,方源再不缺星念耗用,已然将冰雨冻土、战魂沙场、八门迷宫掌握八九成。 虽然方源手中没有相应的仙蛊,所以搭建不出任何一个战场杀招。 但这已然是极其丰厚的收获。 方源对战场杀招的了解,已经十分深刻。只要借助智慧光晕,再假以时日,方源自信能依靠自己手中的这些仙蛊,搭配出独属于自己的战场杀招出来! 最后,方源再次面对战场杀招按兵不动。 他终于遇到了麻烦。 按兵不动,是玉露福地的最后一关,涉及智道,十分晦涩艰难。 加之方源前世,也没有尝试破解他的经验,所以进展十分缓慢。 方源索性放弃,他又没有加入僵盟,鲨魔无法直接命令他。当然更主要的原因,是中洲大乱,繁星洞天破碎,无数碎片世界洒落中洲大地。 前世,方源在碎片世界中的梦境中,获得了智道、星道的双宗师境界。但其实梦境并未被他探索彻底。 这一世,方源早就十分期待。 若是他彻底探索了梦境,不知道自己的收获将大到何种地步? 智道、星道的境界还会再次提升吗? 或者是其他流派的境界? Ps:今晚第二更,月票过1400的加更。(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