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三十五节:惊现星宿仙尊 - 蛊真人

第三百三十五节:惊现星宿仙尊

?数天后,方源出现在中洲的一座无名山谷当中。 繁星洞天的某个碎块世界,就掉在这里,暂时还是很稳定的。 中洲十大古派都派遣了蛊仙,驻守这处山谷。 见到鹤风扬带着方源来到这里,他们的脸色都不好看。 这一次,要多亏了方源六转垫底的修为,否则也捞不到这样的大便宜。 这里的碎片世界,刚好能让六转垫底的蛊仙勉强进入。但中洲十大古派当中,哪里会有像方源这般低下修为的蛊仙呢? 所以,方源反而成了香饽饽,独一份。 被仙鹤门充分地利用了此次十大古派相互竞争的规矩,引进洞天碎片世界。 和前世一样,白晴仙子关照方源,对凤金煌照顾一二。 方源点头答应下来,心中却在琢磨,是不是就此杀掉凤金煌呢? 由于灵缘斋秘不发丧,掩盖了凤九歌死亡的消息,所以按照方源的情报,他是知道凤九歌在北原失踪的。 但转念一想,方源还是放弃了这个想法。 “就算前世凤九歌死了,今生百日大战还未落幕,一切皆有可能。况且前世凤九歌的生死,还未真正确定。” “最关键的是,我之所以要谋害凤金煌,是因为想要抢夺她的梦翼仙蛊。可惜即便她是凡人,一个念头仍旧能令仙蛊自毁。我即便是蛊仙,没有特定的手段,也无法抢夺。现在对付她,凤九歌还如日中天,一定会遭到灵缘斋等超级势力的猛烈打击。这是自找死路!” “进去吧。其他人已经进入,而你修为最高,被安排为最后一位。”鹤风扬沉声道。 没有办法,若是方源提前进去,其他九派都是凡人蛊师,根本竞争不过方源。 当然,从这点也可看出仙鹤门的弱势。 若是仙鹤门能够有灵缘斋这般强大,方源被安排在第一顺位,也并非什么难事。 繁星洞天的碎片世界,就在方源的眼前。 一片海蓝色的湖水风光,宛若撕裂开来的半幅画,突兀地插在这座灌木丛生的小山谷之中。 这不是完整的洞天福地,方源直接跨步进去。 下一刻,他就置身在繁星洞天碎片世界之中了。回头望一眼,中洲十大古派的蛊仙们都停留在山谷中,已经和方源不是一个世界的人。 这些蛊仙的目光,或是阴沉,或是嫉妒羡慕。 没办法,他们的修为太高,一身道痕无数,若是强挤进去,能直接撑破了这片脆弱的碎片世界。 “这片湖泊范围广大,我记得上一世的荒兽龙鱼,就藏在湖中央的小岛附近,被人利用仙蛊影响,变得十分疯狂暴躁。我现在失去了我力仙蛊,不能催动力道大手印。今生捕捉起来,倒不如前世方便了。” 方源一边回忆,一边飞射出去。 与前世差不多,天妒楼中的一些精英蛊师,仍旧被困在湖中小岛之上。 小岛周围,湖水险恶凶激,乃是那头荒兽龙鱼作祟,掀起惊涛骇浪。 方源从天而降,施展仙道手段,费了一些功夫,顺利地将龙鱼捉拿。 除了荒兽龙鱼之外,还有六十多万头的普通龙鱼群。 留下震惊得不能动弹的天妒楼蛊师之后,方源便直朝梦境所在的地方赶过去。 来到梦境处,凤金煌早已经率领着灵缘斋的四位蛊师,将这片梦境圈住霸占。 “方源,我已经在此等候多时了。”凤金煌微笑着,她眉目如画,肤若白雪,从容而自信。 方源也笑道:“此行之前,你母亲拜托我关照你一二。我也不寻你麻烦,尽量给你方便,但是关照你也是有代价的。你能付出什么呢?” 凤金煌早已经有所准备,正要说话。 方源却将她打断:“如果你还想以仙僵恢复人身的法门,来当做谈判的筹码,那就免了吧。我已经寻找到了合适的方法,当然,不是你之前告诉我的十绝体升仙法。” 凤金煌楞了一下,有些猝不及防。 她没有料到方源这么快,就已经找到了适合自己的仙僵转生法。 “这样吧,我知道灵缘斋对梦境的研究,走在其余九大古派的前面。我只需要一只梦道凡蛊的蛊方,就让你驻守在这片梦境,任由你探索一段时间,如何?你身负梦翼仙蛊,别告诉你不知道一些梦道凡蛊的蛊方。”方源提议道。 按照十大派定好了的规矩,灵缘斋的代表凤金煌要彻底占据这片地方,就要面对任何一派的挑战。只有三局两胜之后,才能剥除对手占据这里的权利。 凤金煌的身上,虽然有白晴仙子交给她的仙蛊,还有意志、仙元,但她终究是凡人,打不过方源这位仙僵。 凤金煌满脸苦涩地道:“方源你提的这个要求,未免太过强人所难。我有梦翼仙蛊,可谓众所周知。但梦道凡蛊的蛊方价值,有多大,恐怕你还严重低估了。我的确曾经使用过一些梦道凡蛊,那都是极为秘密的试演。计划和自身梦翼,搭配成仙道杀招。可惜都失败了。而这些梦蛊,也都是门派给我的。我根本不知道任何一个梦道凡蛊的蛊方。你换个要求罢。比如力道凡蛊的蛊方。” 这个时间,梦境还未大规模出现,梦道还只在探索之中,并未成形。 梦道的蛊虫虽然出现了,但数量极其有限。 真的要形成梦道这个成熟的流派,光靠梦翼仙蛊、入梦游等等,是不行的。 唯有大众都能修行的流派,才能称之为流派。 梦道才刚刚发展,初显端倪。五域当中,也只是超级势力才有余力研究。因此,梦道凡蛊的蛊方,价值极大。 方源也不纠缠。 他知道:就算凤金煌知道梦道凡蛊的蛊方,也绝不会交给自己。 之所以提这个要求,也只是为接下来真正的目的。 方源道:“那么这样,我需要剑仙薄青的资料。你也许不了解,但此人却是你灵缘斋中的传奇人物。你将他的资料交给我,别拿市面上的那些糊弄我。” 凤金煌心想:“这方源小瞧我!我虽是凡人蛊师,但从小到大就接触蛊仙的世界。薄青之名,我又岂会不知?不过,他方源索求薄青的情报干什么?” 又转念一想:“薄青早已经亡故,我答应他又何妨呢?母亲要取出这些情报,轻而易举。就算涉及到灵缘斋的机密,但我也有分寸,不会傻乎乎地将全部资料,都交给方源。” 思考完毕,凤金煌便点头答应下来。 但方源紧接着又道:“这处梦境,是仙鹤门必得之物。你能探索的时间有多长,就看你给我的资料有丰厚了。你现在就可以传信出去,让你母亲准备。中洲时间一个时辰之后,我就要看到货。然后再依照这些情报的成色,给你更多的时间。” 凤金煌心头微微一沉,她就知道方源没有这么好糊弄。 她是父母双亲心中的宝贝,身上自然有仙蛊寄托,还有大量信道凡蛊,可以让白晴仙子即时地探知到凤金煌的状态。 又花了片刻功夫,双方终于谈妥。 方源十分干脆,直接离开梦境。此次进入福地,他虽是收了荒兽龙鱼,但还有一头荒兽藏经鼋、一株荒植幽冥草需要收刮。 中洲时间一个时辰之后,繁星洞天碎片世界中,已经过去了数天。 方源收服了藏经鼋、幽冥草,又如同前世的策略,放出掌握的一些石人,代替他四处探索,搜刮其他有价值的蛊虫或者蛊材。 他回到梦境所在的地方,凤金煌难掩丧气烦躁的心情,交给他第一笔资料。 方源稍稍阅览,就连连点头,这笔资料十分详实,不愧是灵缘斋中的内部资料。 “想来上一世,中洲落天河惊变,很多蛊仙都捞到好处,我却难以插手。今生带着前世的经验和心得,不需要大量推演,节省了许多的时间和精力。或许可以到落天河一探究竟。” 方源心中一边想着,嘴上一边评价道:“这份资料虽说详实,但并未涉及多少隐秘。按照之前的约定,我便给你三天时间。当然,这个时间指的就是碎片世界的时间。” 凤金煌点点头,心中叹气。 她高估了自己,低估了这片梦境的难度。至今为止,她虽有梦翼仙蛊,但也难以打通第一层梦境。 她原本以为,六七天的功夫,就能将这梦境探索完毕,获得巨大提升。 但残酷的现实,给了她一个响亮的巴掌。 “早知道当初约定时,就要死死咬住价格。现在这份资料,却只换来三天时间……这个时间,都不够我将伤势全部养好的。唉!” 凤金煌再次深深叹息一声。 方源对她的状态心知肚明,但装作不知,再度离开。 但悄悄的,他折返到梦境的另一边,悄然潜入梦境。 有着上一世的经验,他熟稔至极,再加上他这一次充分准备,有着大量的梦道凡蛊,可以使用更多次的解梦杀招。 第一层兽人风结草梦境,第二层山顶星盘棋局梦境,都被方源攻破。 他终于来到第三层梦境。 这是他前世都不曾来过的梦境。 杨柳岸,湖面如镜。 湖心亭中,一位女仙轻柔抚琴。 “你终于来了。”她望着方源,双眼星芒灿烂,嘴角泛起神秘的微笑。 方源身躯猛地一震。 星宿仙尊!(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