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五十三节:接管惊鸿乱斗台 - 蛊真人

第三百五十三节:接管惊鸿乱斗台

?时间流逝,一个多月过去。 在南疆,不管是蛊仙界,还是凡俗红尘,都将主要的目光集中在一个地方。 这个地点,便是义天山。 在幕后蛊仙不断的推波助澜之下,无数正道、魔道的蛊师强征,先后加入两方。 第七次正魔交锋,已然结束。 魔道一方施展诡计,断掉了正道的补给线。 正道陷入危机之时,商家族长商燕飞亲自带队,使用锦绣食盒蛊,犒赏三军,挫败魔道一方的诡计。 南疆超级势力翼家、罗家、姚家、夏家等,各位族长也都陆续现身,加入战场。 在这片战场,三转蛊师已经沦为酱油角色,平日里少见的四转蛊师,比比皆是,而五转蛊师才是最主要的战力。 生死福地。 幽魂魔尊的梦境,已经彻底消散。 七彩的华光,璀璨夺目,组成一个光茧。 咔嚓嚓…… 一阵阵的脆响声,从光茧中不断传出。 随着时间流逝,光茧表面出现了越来越多的裂纹。 砚石老人一脸憔悴不堪的样子,目光却是欣喜无比地看着。 在他殷切的期盼之下,光茧终于猛地炸碎,一个青年浑身不着寸缕,赤条条地出现在砚石老人的面前。 他悬浮在半空之中,双目紧闭,像是在沉眠。 砚石老人赶忙几步,走上前去,用手抚摸青年矫健的身躯,从大腿到胸膛,再到脸颊。 砚石老人难掩激动之色,抚摸的手指都在不停的颤抖。 他口中喃喃:“成功了!我真的成功了!我重现人祖的手段,利用梦境,制造出了一具崭新的十绝体。” “这是开创历史的时刻!哈哈哈……” 砚石老人大笑几声,便沉静下来:“你从梦境诞生,乃是无中生有。又用律道成真仙蛊,不如就唤作‘纯梦求真体’罢。” 说着,砚石老人手掌一翻,取出一团魂魄。 这团魂魄漆黑如墨,立即飞入到纯梦求真体之中。 砚石老人等了片刻,仍旧不见纯梦求真体有什么动静,他的眉头越皱越紧。 “怎么回事?还不苏醒?没有道理啊?” 他连忙着手检查,片刻后,长叹一声:“看来这具纯梦求真体果然是有缺陷。他身上的梦道道痕十分繁多,居然在体内形成一股力量。任何的魂魄进入其中,都会渐渐地陷入沉睡,并且不断被消弭记忆。” “这可如何是好?”砚石老人四下踱步,心中焦虑,“纯梦求真体的寿命,已经开始不断缩减。时间有限,根本不允许我详细研究,然后解决这个难题了。该怎么办呢?” 许久之后,纯梦求真体终于缓缓地睁开双眼,苏醒过来。 他懵懂无知,看着砚石老人,又四处扫视,双眼瞪得溜圆,透出无比天真的神色。 砚石老人心中遗憾,他费劲心机和手段,终于是唤醒了纯梦求真体内的魂魄,解决了魂魄陷入沉睡的弊端。但魂魄中蕴藏的记忆,却几乎消失殆尽。 “不过也无所谓了。纯梦求真体本来就是消耗品,速成的九转战力,将是守护核心的最高王牌。只要此番大计功成,纯梦求真体区区弊端,又算得了什么?” 念及于此,砚石老人淡淡而笑,一双黑目盯着他上下打量,语气中难掩欣赏之情:“好,好,好。纯梦求真体,你是我参研梦道的最高成就!薄青的仙蛊被人盗取了不少,战力下降。你将替代他,成为我们最强的战力,镇压大局!” “你谁啊,我又是谁?”影无邪好奇地问道。 “你就是我,我就是你。我是砚石老人,而你嘛……就叫做影无邪好了。”砚石老人呵呵一笑。 接着,他长袖悠然一挥,无数念头就灌入到影无邪的脑海当中。 影无邪就感到一股信息,流淌到心底。 砚石老人接着道:“记住,你只有九个时辰的寿命。每过一个时辰,你的修为就会提升一转。时间有限,我只传授你一记仙道杀招。它虽然没有任何的杀伤之力,但却是当今五域梦道的巅峰,时代的前列。就算是那些天庭的蛊仙,也被远远抛在后面。正所谓一招鲜,吃遍天!你要好好感悟,当你成为蛊仙的时候,我会给你完整的一套蛊虫,到那时你要加紧练习!” 南疆,义天山。 在病床上养伤的方源,忽然身躯一震,陡然睁开双眼。 他的眼中,惊喜之光一闪即逝,随即又变得波澜不惊。 扫视周围一眼,病床上不少伤员,正在聊天。一些治疗蛊师,穿梭在伤员之间,有的在出手治疗,有的则查看伤口有无恶化的迹象。 空气中,充斥着一股血腥气味,萦绕在鼻腔中久久不散。 第七次正魔交锋之后,义天寨中的病区里,就充斥着伤员。现在双方罢战,正魔两方都在舔舐伤口,休养生息。 所以,病区里的伤员,就越来越少了。 他们当中大多数,都是伤势恢复,自己走出去的。也有一部分,伤重难返,死在这里面。 人们向来喜生厌死,这片病区就成了魔道蛊师们避之不及的地方。 不过,方源倒是甘之若饴。 他是故意受伤的,伤势也伪装得很重的样子。见面曾相识,连八转蛊仙都能蒙骗,更何况义天山上的这些凡人蛊师。 这里是方源发现的,最佳的转化仙蛊屋中纯净战意的风水宝地了。 也只有在这里,他才能堂而皇之地躺着,平心静气,几乎时刻不歇的转化战意。 尽管周围人来人往,但却无法威胁到身为蛊仙的方源。 方源的这个策略,在刚刚那一刻,见到了成效。 “费了这么久的时间,惊鸿乱斗台中的战意,终于被我转化尽了。接下来,就是扫除其他蛊仙的战意,唯我独尊!” 方源深呼吸一口气,没有犹豫,立即动手。 仙蛊屋中,隶属于他的战意,仿佛掀起了滔天的海啸,瞬间就淹没了其他战意。 这些南疆蛊仙转化过来的战意,各自为战,根本都来不及反应,就被方源的战意吞没消灭。 一下子,方源捅了马蜂窝。 南疆蛊仙们惊怒交加,有的喊叫起来,有的飞出洞外,有的愣住,不敢相信这是真的! 他们一沟通,顿时明白,是有人根本就没有参加赌约,暗中大肆转化战意,将所有的南疆蛊仙都蒙骗住了。 南疆蛊仙们心中的愤怒和仇恨之火,简直滔尽三江之水,也无法熄灭。 之前各自的努力,都打了水漂。 算计他人的阴谋,现在看来,就像是一个笑话! “到底是谁?敢这样耍弄我等!” “找出他来,杀掉他!他这是在公然挑战我们整个南疆蛊仙界!!” “不仅是杀了他那么简单,我还要把他抽筋扒皮,把他的魂魄抽取出来,不断烧烤折磨一千年啊!” 南疆蛊仙们气势汹汹,齐刷刷地包围义天山。 他们已经顾不得隐藏行迹了,无数道滔天的气息迅速飙升,笼罩整个义天山。 正魔两道的蛊师们都傻眼了。 “这,这,这,发生了什么?” “仙人,难道他们是仙人吗?!” “如此强大的气息,正是传说中的蛊仙。没有想到,我居然能在有生之年,亲眼目睹啊。” “这么多的仙人,会不会是正(魔)道的阴谋诡计?” 两方蛊师都陷入大乱之中,各自的营盘中,人声鼎沸。 “没有用的。这里有禁仙绝境,你们又没有仙窍的封印法门,如何能进得来?”方源心中冷笑。 不过表面上,他满脸惊惶之色,表现得和周围人无意。 这个关键时刻,方源是万万不会大意的。 禁仙绝境虽然能将蛊仙拒之门外,但本身只针对仙窍,并不妨碍仙蛊。这也就意味着,蛊仙可以远攻义天山。 “是谁?给我出来!” “有胆量侵吞我们的东西,没胆子承认吗?” 蛊仙们气急败坏,各自的吼声,宛若雷霆,响彻天地。 就连义天山,都在这吼声中微微颤抖着,更遑论那些凡人蛊师了。包括五转蛊师在内,很多人都是脸色苍白,瑟瑟发抖。 方源伪装自己,没有露出丝毫破绽。 剿除了其他战意之后,他立即率领战意大军,开始全面地接管惊鸿乱斗台。 这个过程,需要一点时间。 不过,方源并不担心,南疆蛊仙们会二话不说,直接强攻。 对于正道蛊仙而言,他们要维护名誉,不会做出这种屠戮之举。魔道蛊仙中,有些人将仙蛊都放在棋子身上了,就如同萧家老祖在萧山身上,留下了仙蛊。 仙蛊本身是很脆弱的,方源的春秋蝉,一个儿童都能将其捏碎。 若是不顾一切,强攻义天山,这些仙蛊就会被摧毁。 至于月下老人这类的散仙,爱徒陆钻风就陷在义天山上,他又怎么会轻易出手? 越来越多的蛊虫,被方源掌握。 仙蛊屋惊鸿乱斗台的秘密,展露在方源的心头。 “原来这座仙蛊屋,乃是宙道的仙蛊屋,能够利用宙道的力量,将外界的任何打击都封印起来,随后自己再用出去!以牙还牙,以眼还眼,好生巧妙的构思!” 方源心中,不禁惊叹连连。(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