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五十四节:再立绝阵局势危 - 蛊真人

第三百五十四节:再立绝阵局势危

?具体的原因,已经不可考证。 总之,仙蛊屋惊鸿乱斗台镇压八转大力真武仙僵这么多年,两者的状态形成了一个微妙的平衡。 仙蛊屋近乎无主的状态,屋内充斥着纯净战意。 如今,方源已经将战意完全化为己用,并且还将其他南疆蛊仙排挤出局。 重生以来,筹谋良久,终于在此刻得偿所愿! 方源心中充满了喜悦。 但同时,他难免紧张。 “快点,再快点。”方源暗地里催促自己。 战意虽然都是他自己的了,但是接管仙蛊屋,还需要一些时间。 这个时间,是方源最为脆弱的时候。 若是南疆蛊仙当中,哪个人心里想不开,直接动杀手,轰击义天山,方源就不得不抵挡,从而暴露。 南疆蛊仙们气急败坏,心中的愤怒和仇恨,充斥心胸。 若真发现了方源,他们一定会群而攻之,必将方源大卸八块,轰成骨渣! 他们的心情,完全可以理解。 毕竟这数月光阴,这些蛊仙们竭尽心力,为了争取第一,什么手段都使出来,就是为了夺得仙蛊屋啊。 但到最后,心中的希望,轰然崩解。朝思暮想的仙蛊屋,已经成了他人之物! 若是方源依照赌约,按部就班,一步步赢得众仙,众仙也有接受这个事实的时间。但方源是偷偷摸摸,把他们撇在一旁,完全不理会。这等夺取仙蛊屋的行径,在南疆蛊仙看来,无异于抢夺偷盗,分外奸诈,无耻至极! 自己这些天的努力算什么? 完全是无用功啊! 虽然南疆蛊仙们,一时没有进攻,但各种侦查手段,都使用出来。 短短片刻,方源就感到数十道波动,从他的身上扫过。 他心中自然更加紧张,肌肉大筋都不由自主地拧起来,全身汗毛炸立着。 虽然他有仙道杀招见面曾相识,但毕竟只是改良版本。就算是原版,也保不齐时代进步,有蛊仙可以侦查勘破。 方源对蒙骗七转、六转蛊仙,有着充足的信心。但是对骗住八转蛊仙,把握并不是很高。 时间一分一秒,在方源的心头滑过。 方源的脑海中,各种念头如海潮汹涌。 伴随着仙蛊屋被方源逐渐接管,惊鸿乱斗台的内部构造,清晰地展现在方源的心中。 方源抓紧一切时间,拼尽全力,辨识这些仙蛊和凡蛊。 智道宗师境界,在这关键时刻,给他了相当巨大的帮助。依靠这些仙蛊、凡蛊,方源推算仙蛊屋的种种方面。 因此,方源对仙蛊屋惊鸿乱斗台的了解,在很短的时间内,从无到有,突飞猛进。 “成功了!”方源双眼骤亮,心底呐喊。 在此刻,他终于大功告成,彻底接管了仙蛊屋惊鸿乱斗台。 这座仙蛊屋彻底成了他的东西,方源一个念头,就能将这座仙蛊屋调动飞出。 轰。 就在这时,病区的大门被人踢碎。 萧山、陆钻风等三位五转,带着大队人马,气势凶恶地闯进来。 “这个,这个,还有那个,都是可疑人物,统统杀了!”萧山满身杀气,手指着三个病床,口中高喝。 原来,南疆蛊仙们不仅自己疯狂地查探,而且还调遣各自的棋子,在正魔两方的营地里,发动血腥大清洗。 但凡是被蛊仙们怀疑的对象,都要遭受斩杀,以此来激出方源这个活该千刀万剐的幕后黑手。 南疆蛊仙们都急了眼。 就算暴露了自己的身份,和义天山大战的真相,也顾不得了。 “虽然没有看破我的见面曾相识,但是也仍旧被怀疑了么……”方源心中呢喃。 萧山刚刚手指的三位可疑目标中,就包含方源。 眼看着五转蛊师孙胖虎,一脸狞笑地朝自己杀来,方源心中一片平静,毫不紧张。 当然,方源表面上还是表现出十分疑惑和恼怒的神情,大吼道:“干什么?俺不是正道的卧底!” “管你是不是!”孙胖虎大吼一声,扑到方源面前,伸脚一踢,踢在方源的胸膛上。 方源的胸膛,立即深深的凹陷下去,心脏破裂,大量的鲜血喷涌而出。 方源惨叫一声,扬手想要反击。 结果又被孙胖虎一拳,轰飞出去。 砰的一声。 方源的尸体撞在墙壁上,随后滑落下来,瘫倒在地,双眼瞪大,“惨死”当场。 “走!去下一处!!”处理完毕之后,萧山一挥手,又带着众人气势汹汹的走了。 留下惊慌失措的伤员们,还有三具倒霉鬼的尸体。 方源当然是没有死。 这只是伪装。 见面曾相识的伪装,虽然局限于人形,但表现出死亡的样子,也是轻而易举的。 方源还需要点时间。 接管了仙蛊屋惊鸿乱斗台还不够,剩下来还有一件事情,需要方源去处理。 那就是,接着镇压大力真武仙僵! 惊鸿乱斗台中,还剩下不少仙元。方源催动仙蛊屋,配合自己的战意,形成磅礴的力量,袭向大力真武仙僵。 原本沉睡着的八转仙僵,陡然睁开双眼,剧烈反抗。 方源心中冷哼一声:“果然没有这么轻易……” 他并不意外。 因为前世的时候,这位八转大力真武仙僵,就主动跑了出来。 大力真武仙僵有如此反应,也是方源推算预演的情况之一。 力道十绝仙僵是方源必得之物,方源自然不会轻易就善罢甘休,他也准备了不少手段,用来应对这种情形。 不过就在他准备动手的时候,天空中忽然劫云翻滚,地面也开始微微震荡起来。 南疆蛊仙们惊疑不定,纷纷低喝:“怎么回事?” “这好像是天劫地灾的征兆!” “好端端的,怎么会有灾劫降临呢?” “难道是有人再渡劫不成?” “管他是谁渡劫,我现在最关心的,是把那个偷盗了仙蛊屋的贼子揪出来!!” 方源也十分诧异:“时间还未到,怎么会提前?糟糕……天劫地灾已经降临,那么影宗还会远吗?” 方源心知不妙,不免犹豫起来。 “提前发动了灾劫,难道是我重生之后带来的影响吗?影宗神秘,且又势大,我是否应该撤退呢?” 其实,到了这个时候,放弃大力真武仙僵,也无不可。 毕竟世间,不仅仅只是这里的一位大力真武仙僵,还有黑楼兰呢。 就算黑楼兰和方源之间,签订了盟约。但只要盟约时限一到,或者动用信道手段破除盟约,方源也可以对付黑楼兰。 以前,方源是没有实力,去对付黑楼兰。因为黑楼兰的背后,还有黎山仙子,还有焚天魔女。 但现在方源有了仙蛊屋,只要不惜仙元,就能镇压这三位女蛊仙,管她是什么七转、八转,还是什么十绝体。 仙蛊屋在手,方源底气立即就足了! “不过,若是放弃的话,也实在可惜。这可是八转的大力真武仙僵……就算谋害黑楼兰,也是将来的事情。未来……有谁能说清楚,又怎么能保证一定能成呢?盟约才刚签订不久,若是放弃这里,对付黑楼兰,就怕夜长梦多啊。” 正犹豫之时,高空中又起异变! 砚石老人现身,率领十绝蛊仙,组成十绝仙僵无生大阵。 南疆蛊仙被重重包围,惊诧之后,心中的怒火更盛一分。 有蛊仙怒喝:“尔等何人?仙蛊屋就是你们搞的鬼吗?” 亦有八转蛊仙冷哼:“藏头露尾之辈,有本事拿出真面目来,老夫倒要看看,在这南疆居然还有人来算计我?” 砚石老人看着南疆诸仙,不屑地冷笑一声,继而又转过头来,看向影无邪:“该交代你的事情,我都交代了,你要牢牢记住。” 影无邪天真地眨眨眼,点头道:“你去死吧,不用担心我了。” 他出生才六个时辰,修为达到六转,成就蛊仙。但对整个世界,对于生死的概念,还十分懵懂。 砚石老人无奈地摇摇头。 他的本意,自然不是造出这样的帮手。 “可惜,我在人道方面的造诣,终究还是不能和人祖比肩。人祖的十绝体,可以长存。我造就的纯梦求真体,却只有九个时辰的寿命。虽然魂魄沉眠的弊端被我去掉,但是魂魄中的记忆,却仍旧会被梦道道痕渐渐消弭。” 如此一来,就算是临时向影无邪强灌知识,都没有什么用。灌输的越多,忘掉的就越快。 只有让他自己本身铭记,才有些微效果。 砚石老人掩饰住心中的遗憾:“我这便去了,不过临死之前,我还是再为你测算一下罢。” “小心……自己人……”砚石老人说完这句最后的遗言,整个身体化作一蓬飞沙,在风中彻底消散。 连同他的魂魄在内,许多影宗蛊仙竟然牺牲自己,将自身的魂魄投入大阵之中。 仙僵十绝无生大阵,在诸多蛊仙的壮烈牺牲之下,大幅度完善,达到九成的地步。 南疆蛊仙们早就在尝试突破这座大阵,如今大阵完善到九成,让这些南疆蛊仙既震撼又心惊。 头顶上,千珠光劫从高空降下。 南疆蛊仙们纷纷暂时放弃了突围,转而应付临到脑门的灾劫。(未完待续。)